• 周一. 10月 25th, 2021

奥运会上“最邪性”的比赛:让埃蒙斯、俄双雄连栽跟头

adminqw17

9月 21, 2021

  国际新闻来源:中国新闻网 2016年08月16日 07:15

  A-A+

  二维码

  扫一扫 手机阅读

  我要分享

 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

  原标题:

  中新网里约热内卢8月15日电 (记者 宋方灿)下面讲的不是鬼故事,而是12年来记者在现场亲自经历、亲眼看到的几件事。这些事分散来看,可能只是意外。但如果连续四届奥运会都在同一个比赛中一再发生,就有些难以解释了。

  在本届里约奥运会开赛之前,记者还曾自问:这届奥运会的男子3X40步枪三姿比赛的参赛小伙伴们还能好好玩耍么?14日的比赛落幕,答案是:不能!

  https://www.qwh168.com/

  里约奥运会男子步枪三姿资格赛,美国射击名将埃蒙斯爆冷无缘决赛。

  1、2004年8月22日,雅典,埃蒙斯。

  23岁的埃蒙斯突然很喜欢雅典这个海滨城市。他觉得这里有很意思,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他享受着这里蔚蓝的天空,偶尔飘过的浮云,以及从山那边地中海里飘过来的丝丝凉风。

  他喜欢这里,不是因为这里曾是古代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。和大多数的美国人一样,他对历史没有兴趣。他之所以喜欢这里,是他发现他可以拿到自己的第一枚奥运金牌,在男子50米步枪卧射的决赛,那种感觉太爽了,他喜欢看着对手们一个个又惊又妒地看着他,但又对他这个旷世的天才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  他喜欢这里,还是因为,他马上就可以在自己最喜爱的男子步枪三姿决赛中再次夺金了。当他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,祖父给了他一杆枪,告诉他:“马修,学走路拄着这个。我们这个家族每个男人都必须是猎人,拿起你的枪。”后来,他的枪成了别人眼中的神器,百发百中,独步江湖,他也成了世界冠军,奥运冠军。

  在年少的时候,埃蒙斯喜欢被人仰望。在这届奥运会上,他收获了一份特别的青睐,一个叫卡特琳娜的清秀的捷克女孩向他投来了仰慕的目光,短短的一瞬,然后娇羞地低下头,跺着小碎步逃走了。她逃得很慢,似乎在等着他追上去。而情窦未开的埃蒙斯,则愣在那里,没有猜透那慢动作里的风情。

  埃蒙斯奋力地把自己从那种思绪中拉出来,开始有条不紊地往枪膛装子弹。这是三姿比赛的决赛场,也是自己的舞台。还有一发子弹,比赛就结束了。这也是整届奥运会射击比赛的最后一枪,matchpoint(赛点)在他的手里,那个土里土气的中国人JIA落后他3环多,他仿佛已经听到那枚金牌已经在蹦蹦跳跳地喊着:“我姓埃,我姓埃!”就像他第一次得知自己是这个姓时一样兴奋。打完后,他就可以享受自己的假期,想想要不要约上那个还有些青涩的女孩,她那略显无辜的眼神里,到底在释放着什么信息……

  “啪!”扳机扣动,枪声响了。埃蒙斯突然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,精神的他仿佛从肉体的他中飘了起来,那种感觉无比美妙。他感到自己脚步移动了一下,这是他迫不及待的一小步,却可能是奥运射击历史上的一大步。他会成为双冠王,他会是这个世界上枪打得最好的男人。他帅气地打开了枪栓,这是告诉全世界的人我这位当世最伟大的枪手的比赛结束了。说实话,他不太在意鲜花和掌声,他更喜欢这种赢了别人的感觉。

  

  记者偶遇埃蒙斯。 中新网记者 宋方灿 摄

  现场的空气像凝结了一般,感觉一切都是胶质的,时光也被胶住了。人们可能还没有从他的伟大天才中回过神来。管他们呢,他们总是这样呆头呆脑,就像那个中国JIA一样。对了,等下是要叫他“贾”呢,还是“哈”呢,总之是很奇怪的发音。我会把他也拉上最高的领奖台,那个专属于我这种冠军的地方,让他也感受下我的快乐,虽然他只是一枚银牌。

  可是,奇怪的是,怎么我的记分牌上,最后一发的成绩怎么还没有出来,我那一枪至少有10.6环,不,也许是10.9环,或者是我打出了10.999999环把记分牌的系统打爆了吗?

  “哗——!”几分钟后,现场如梦方醒的人们开始欢呼。“打错了靶!”他好像听到旁边一个矮胖的裁判嘟囔了一句。他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电子记分牌上却生冷地跳出了一个0。而旁边奥地利人普拉纳的靶子上,在8.1环的旁边,却多出了一个10.6。

  看着那个中国贾突然一跃庆祝属于他天上掉下来的胜利,埃蒙斯突然感觉自己找到了那颗子弹的去向:正呼啸着穿过他的胸膛。

  2、2008年8月17日,北京,埃蒙斯。

  那真是最漫长的四年。不过噩梦就要结束了。这是黎明前的黑暗。

  “我一直很忧心忡忡,几个月来都在考虑这场比赛。在决赛的最后一发前,我知道我做得很好,我感觉良好,以为大仇得报,根本觉得不可能会有失误发生。”

  埃蒙斯摸着自己手中的枪,喃喃自语。卡特琳娜真不错,对,就是那个在雅典让她开始猜不透,后来却在他最失意的时候给了他安慰的捷克女孩。当全世界都给了他后背,只有卡特琳娜给了他身体的另外一面。她用最温柔的方式给他的心理疗伤。

  他知道这有多难,也知道这种关爱对他多重要,他需要她,他娶了她,一刻也不离开她,她像他的空气,无时无刻不在被需要着。

  卡特琳娜真不错,在这届北京奥运会上,她射落了第一金!打败了在雅典一鸣惊人的中国女孩DU,在中国人的家门口射落了一枚金牌!她简直太棒了,各方面都是最棒的。这对他俩而言,是一个好的兆头。她夺取了一枚金牌,而他也已经夺取了卧射的银牌,他只需要在步枪三姿自己的这个强项上略微发挥,金牌就会是他的了。

  

  里约奥运会男子步枪三姿资格赛,埃蒙斯爆冷无缘决赛。

  又是最后一枪,又是奥运会射击比赛的定鼎一射。倒数第二枪打完,那个一长串名字的乌克兰人落后他3.3环,那个中国人QIU落后他3.4环。最后一枪,那个中国人打出10环,反超了乌克兰人0.1环,而他,只需要打出6.7环就可轻松夺冠。SOEASY!至于那个中国人赛后是否难过,WHOCARES?

  他的最后一枪,枪口从高而低,大约在十二点钟方向,缓缓向下,对准了靶心,然后轻轻地扣动了扳机。

  扳机“咔嗒”一声脆响,雪耻的子弹喷薄而出!胜利在望,埃蒙斯突然发现自己忽视了很重要的一件事。咦?怎么又是中国人?是的,他应该再检查一下,应该再慎重一些。但是,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“4.4!”广播里那个带着磁性和魔性的厚实男声报出了他的成绩。天哪!金牌变第四,现场的人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欢呼声足足等了可怕的半分钟才爆发出来。

  埃蒙斯发现自己错了。彻头彻尾地错了。这不是黎明前的黑暗,而是天将向晚的黑暗。该来的还是来了!

  突然地,他笑了。在他最无助的时候,他游离的目光触碰到了看台上卡特琳娜那充满悲悯、关爱和融融暖意的蓝眼睛。

  3、2012年8月6日,伦敦,还是埃蒙斯。

  埃蒙斯认真地、努力地找着50米外属于自己的靶纸号码。

  对,就是这个!卡特琳娜这个贴心的小妖精,真是聪明啊。为了防止他打错靶,防止他走火,决赛前亲笔抄下了他比赛的靶位号码,以及温馨的小贴士。

  这次绝对不会有错!人不会两次走过同一条河,闪电不会劈中他两次,他也不会第三次犯错。

  又是四年一度的奥运会,又是射击比赛的压轴演出:男子步枪三姿。他本来应该以两连冠的身份,来这里完成自己的金牌帽子戏法。但是雅典和北京的遭遇,实在是太无法解释了。他反复地看雅典和北京奥运会比赛的录像,他想知道他到底怎么犯错的。在北京奥运会上的失误简直让人难以置信,他的压力很大。

  要是换了别人,恐怕早就离开这个让他心碎的舞台了。但是,他爱射击,这是他家族血液里涌动的本能的爱。射击是最迷人的一件事情,有好多事情可以终生铭记,和队友们在一起,和其他选手们交流比赛,非常有趣。枪下自有黄金屋,枪下自有卡特琳娜。他喜欢参加奥运会,这对他的是很特别的经历。有时候他看自己过去比赛的录像,经常热泪盈眶。

  谁也不能阻止他参加奥运,即便是癌症。他患了甲状腺癌,这让他一度以为时日无多,将撒手离开妻女和心爱的射击比赛。不过,凭借着坚强的毅力,他击退了死神,甚至重新回到奥运会的赛场。

  但是,这届奥运会,仍是不尽如人意。重感冒让他的呼吸有些凝重,让他感到英雄气短,在将近三个小时的资格赛中,他虽然名列第二,却落后意大利的那个光头叫什么坎普利亚尼的8环之多。夺块奖牌吧,最好是金的。埃蒙斯这么告诉自己。

  

  里约奥运会男子步枪三姿资格赛,美国射击名将埃蒙斯无缘决赛。中新网记者 宋方灿 摄

  最熟悉不过的决赛开始了。他第一发就没打好,只有9.2环。“有些走火,我刚触到扳机,枪就开火了。”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“我感觉很不好,感觉这太可怕了。我有些神经过敏,这是不祥之兆。”

  决赛前9发子弹打完,他领先第三名的韩国人1.6环,而且与第一名坎光头的差距也缩小到了5.8环。最后一发,他让自己尽量放松,只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,可能就有机会。他瞄准靶子后说:很好,找到你了!

  最后扣动扳机的他,打出了一个全场最低的7.6环,银牌变铜牌。

  “铜牌也是牌,我后背上调皮的猴子终于被拿走了!”埃蒙斯苦笑着说。

  4、2016年8月14日上午,里约,又是埃蒙斯。

  从北美来到南美,埃蒙斯突然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。

  是的,这几年他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。他的体能,他的平衡感,简直是棒极了。而且他在这个项目上排名世界第一,第二和第三加起来的积分都没他多,那可是实打实的。

  壮行的时候,卡特琳娜在他的耳边说:去吧,亲爱的,你是最棒的!你这次自己去参加奥运会,我放心。你也放心,家里有我。

  想到卡特琳娜,埃蒙斯除了温暖,总是觉得愧疚。是的,为了他,为了这个家,她放弃了自己最心爱的射击运动,选择了退役。不知不觉的,结婚快十年的她,也显得老了很多。当他在世界上到处奔波参赛,为了梦想,为了热爱的事业奔波的时候,她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他。他们已经有了三个孩子,大女儿朱莉,儿子马丁亨利,最近还有一个小女儿。

  给她起什么名字好呢?是不是让他们也练射击呢?

  在步枪三姿赛前训练的时候,那个上届夺得金牌的意大利坎光头还凑上来咧着大嘴,呲着参差不齐的乱牙,讨好地对他说:马哥,我觉得吧,你是今年最棒的!不,该打嘴,您是这个世纪最棒的!

  埃蒙斯觉得,这个光头,也许不那么讨厌。其实,那个中国的JIA和QIU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。只是,这么多年,好像在国际赛场上都没有见到他们啦,有时候倒有些蛮想的。

  “这次决赛绝对不会有问题了。”埃蒙斯又想起了卡特琳娜对他信心满满的话。

  是的,这次决赛他真的不会发生问题了。在资格赛,他就被淘汰了,第19名,1169环。

  说实话,他射击时感觉好极了,在卧射的40发,他打出了满分的成绩。但在立射的时候,最不想见到的一幕发生了,他的动作做得非常好,出来的成绩却是9.8环、9.9环这种9环的成绩,离10环就差一点点。

  他十分惶恐,十分不解,问自己的教练,教练也说不应该有问题。“可能空气里有什么邪门的东西。”这是他能给出的唯一解释。

  

  埃蒙斯。中新网记者 宋方灿 https://www.qwh168.com/摄

  “回家吧。”埃蒙斯摇着头说。家在哪里?妻儿在哪里,家就在哪里。

  5、2016年8月14日,里约,弗拉索夫。

  弗拉索夫一直纠结着,他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不幸的,有时候又觉得是幸运的。

  和埃蒙斯以及坎光头生活在同一个时代,是他的不幸。他都32岁了,到了而立之年,但却还是一事无成。作为俄罗斯中央陆军体育俱乐部的一员,为国家征战8年,他的职业生涯的成绩单上却几乎是一片空白。2016年,他最好的成绩,竟然是一个16名,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三四十名的样子。痛苦的时候,他只能把自己埋在历史的故纸堆里。

  不过,他又是幸运的,因为鬼使神差的原因,他们得以代表俄罗斯来到里约。在俄罗斯,他可是被很多人艳慕的,很多比他有名得多的名将,都因为兴奋剂问题被禁赛了。这次,连世界纪录保持者,他的同胞朗吉内斯都没有来。

  进入了里约奥运会男子步枪三姿的决赛,弗拉索夫兴奋地想找个地方高喊,大声的发泄出内心的狂喜。要知道,他可是击败了埃蒙斯等世界名将取得这个机会的!

  在决赛里,他简直是一种发泄,要把内心的子弹统统打出去!一二三、四五六,打完跪射打卧射,前6组比赛30发打完他一直排在第二或第三位,距离第一也只有不到一环的差距。

  直到,在第31发,他打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5.7环。这也是埃蒙斯的脱靶和4.4环以来,步枪三姿决赛最差的。他的奥运之旅也嘎然而止。

  弗拉索夫忽然觉得,自己的里约之行就是一场梦。因为他从《盗梦空间》里得知:要判断是否这是一个梦,要看是不是有开头,是不是有结尾。弗拉索夫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,也搞不清为什么糊里糊涂地,自己的奥运就无头无尾地结束了。

  6、2016年8月14日,里约,卡缅斯基。

  还是里约,还是步枪三姿。身为战斗民族的卡缅斯基突然觉得场上的氛围凝重了起来。

  跟埃蒙斯被奥运会信息中心把老底都揭出来完全不同,他来历神秘,即便奥运会信息中心的包打听们搜肠刮肚,挖出来的所有资料加起来也不过寥寥数行:

  卡缅斯基,

  俄罗斯军人,

  硕士学位,

  师从父亲射击。

  这届奥运会,卡缅斯基的比赛不可谓不顺。资格赛,他打败了埃蒙斯等所有的43人,排在第一位。他1184环的成绩,打破了尘封已久的奥运会纪录,领先第二名7环之多。对比之下,埃蒙斯提前出局,坎光头只排名资格赛第八。

  不过,从这届奥运会开始,资格赛的成绩不带入决赛,那1184环的辉煌成绩,被一纸新规则作废了。痛定思痛的他,没有放弃,他要在决赛中也证实自己,要继续成为这届奥运会的统治者。他是一名俄罗斯的军人,他来自战斗的民族,他无往不胜,别人望风而靡。

  他和坎光头决战于步枪三姿这个传奇舞台之巅,当其他选手纷纷出局后,他们两个又是通过最后一发子弹决定金牌归https://www.qwh168.com/属。

  他看了下记分牌,自己还领先坎光头0.6环。在他强大的军人的气场下,坎光头已经顶不住了,就像意大利面临俄罗斯军队的强大攻势时一样。坎光头草草打出了个9.2,已经基本投降了,场下的观众“哦”的呼叫已经提前宣告了坎光头的出局。这神奇的步枪三姿的最后一发还在他的枪膛里,他只需要打出8.7环这样的低难度成绩就可以杀死比赛,让他来为这枚折腾了埃蒙斯8年三届奥运的最后一发正名。

  “啪!”……“哗——”,8.3环!悲剧重演了。

  倒下前,卡缅斯基说了最后一句话:“这最后一枪就像一张彩票,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是否会赢。”

  7、尾声

  没有尾声……(完)